良人未归

若岛R:

带野去打针,我鸡婆觉得她太瘦小不比太后敦实,得去比较好评的医院才行。

路途远,猴子用外套把猫包包起抱在怀里,让它觉得安全点。到医院被爆菊打第一针它都乖,第二针挣扎起来,被插了三次又拔出来。。医生说-土猫就是这么坏。这么不乖。这么的满地是。。  

 抱着它观察等待的时候来了一样大的美短,医生们绽放笑容,关怀剪掉指甲,恩乖呀漂亮不像土猫。。

在一屋子洋猫华丽皮毛的映衬下,身为中华田园猫的小野瘦小稀薄的后脑勺特别的寒碜起来。它仿佛也感觉到了人类散发的恶意,脑袋缩进猴子的外套一动不动。

回去的路上我们都有点难受,因这十几分钟的区别对比。小土猫到家门前急切叫唤,打开包包就窜入床底,完全失去了此前山大王的风采。

小野妹,小土喵的本性就是这样,既然选择了收养你,就不会拿你和那些宠物室内猫比,本来就是战斗种族,好好做自己就好。那种说土猫很坏-很野的臭脸医生,这样是他自己不好,你,很好。


若岛R:

[ 抚子 ] 

小公园拍摄三部曲之一:呆了半小时,树林光线变化的微妙又快速。在古代的绘画颜料里,抚子是带着少却紫色调的浅粉玫红色。前人的颜色,即使浅色也端庄娴雅,是拍摄进行的前十分钟内,我脑海里的印象。